1. <button id="hakz5y"></button><ul id="hakz5y"></ul><label id="hakz5y"></label>
        <li id="hakz5y"></li><table id="hakz5y"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• 欢迎光临
                  我们一直在努力

                  365安全卫士_手捧土

                  中国人群“生物年龄”标记物首次被发现

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中的故乡,黑黝黝的一方土,紫红色的番薯便藏匿在这片黑土中。小时候,也会固执地认为,烤番薯的香味便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香,番薯的香,便是乡土的气息。也许现在,365安全卫士依然是这样认为,梦中出现的故乡的淡淡轮廓,也似烤番薯的香气一样袅袅而真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小时候,我特别钟爱烤番薯的味道,也总会好奇黑黑的土里怎么会生出那么美味的东西,但奶奶家却不种番薯。每次邻居家飘来浓郁而勾人食欲的香时,我就会厚着脸皮跑到他们家,定定地看着他们。邻居们总是笑着捏捏我的鼻子,乐呵呵地挑出两个最大的给我:“小馋猫,拿好。”我总是笑歪了嘴,欢天喜地地接过番薯,甜甜地喊声:“谢谢伯伯!”便一蹦一跳地跑回家。我顾不上烫,一边吹气,一边手忙脚乱地剥开烤得炭黑的皮,极为享受地啃那金黄诱人的肉。奶奶每次笑着点点我:“没羞没臊的丫头。”我却不理会,一个劲地啃着美味的番薯,冲奶奶得意地笑。那浓郁的香伴了我整个童年,在我对故乡的记忆里,便唯有这种香,代表了我心中乡土的气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长大后,我回到了城里,城里却没有那些紫红色的番薯,没有那阵能牵着我走的香味。奶奶有时打来电话:“囡囡,有空多来来乡下,奶奶烤番薯给你吃!”爸爸却总拿过电话:“妈,都什么年代了还吃那没营养的东西。”见我在一旁眼巴巴地望,妈妈拉拉我:“宝贝,乖,妈妈给你买好吃的去,就别惦记烤番薯了。”我不说什么,只是呆呆地想那炭黑色的番薯,想那股好闻的香味。妈妈怎么知道那不仅仅是番薯,更代表了我对那片乡土的记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放学时,繁华的街,各色美食,高大建筑上的灯流光溢彩,我的目光却被一个倚着大烤炉的老人吸引了。在热闹的街上,唯有那一角是那样冷清,只有老人和那个和他一样苍老的大烤炉。那不是烤番薯吗?我惊喜地跑去,还没跑到,一股厚重的香扑鼻而来,那样熟悉,和记忆中的气息一模一样。我“哇”了一声,急急地对老人说:“爷爷,帮我把这两个包起来。”我指着最大的两个,指手划脚而又止不住笑。老人抬头看了我一眼,苍老的,布满沟沟壑壑的脸上浮起一丝憨厚的笑意。他一边把番薯装进袋里,一边说:“你这样大的孩子都不稀罕这玩意了。”我笑了:“谁说不稀罕。”心中想:怎么能不稀罕呢?这一个个不起眼的烤番薯,可凝聚了我对乡土的全部记忆。老人刚要把袋子递给我,想了想,又往袋里多放了一个半大的番薯,憨厚地笑笑:“这个算送你的。”我付了钱,接过袋子,和小时候一样,笑歪了嘴,欢天喜地地说声:“谢谢爷爷!”便一蹦一跳地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路上,我拿出番薯,却不吃,只是定定地看着,依旧是被烤得焦黑的表皮,破损处露出金色的肉,升腾着暖暖的热气,散发着仿佛泥土般厚重,浓郁,熟悉的香。那不就是我对乡土的记忆吗?我轻轻剥去皮,咬了大大的一口,呵着热气,回味那童年时的美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我手捧番薯,却只觉得我捧起的是整片乡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晚风渐暖,年味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题记
                    熹微阳光透过纱窗,惊扰了新春的清晨,丝丝缕缕粲然的光束映照街边的花丛,一派别开生面的繁饰。如初景象,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,只不过借着新年的喜气,一草一木都颇具喧宾夺主之范。我深呼吸,极力适应着空气里弥漫的烟酒味道,换上母亲为我精心准备的新衣,对着镜子勉强露出微笑,这个年,似乎很沉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一样的街道异样的氛围,熙熙攘攘的人群尤在,只不过缺少了往日的会心浅笑,行色匆匆。生活到底给了他们多大的压力,年节里,依旧疲惫落寞。扑面的浓烈香水味令我嗤之以鼻,杂糅的味道似乎在故弄玄虚,我微微蹙眉,她的“盛装”实是“别有洞天”,粉墨登场,自命不凡也。不由自主地远离她们,目光久驻于一个身着红袄的孩子,恍若兀地点燃了这一片糜静,他天真的笑容盛若灿烂的夏花,手里拿着嵌有金边的“福”字,摇头晃脑,为这压抑的清晨平添了生机活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悬挂的横幅上刻着祝福的话语,墨色铅字嬉闹着说恭喜,可是,轻启朱唇,千言万语哽咽在心底,再也无法流露出暖心的问候。回到家,手机荧幕泛着微光,短暂的旋律突兀响起,苦笑着用指腹滑过,向来我所珍爱的文字此时却冰冷如雪,毫无温度。我在想,如果把这千篇一律的字形化成萦绕耳边的熟悉嗓音,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,连祝福都索然无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是时代的潮流蜕为牢城,封锁住人心本来的纯真,还是我陈旧的思想早已脱离时代的轨迹,变得虚无缥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罢了,过好生命中第十五个新年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如我所想,奶奶准备了丰盛的饭菜,可餐桌上却出奇的安静,长幼礼节使我愈发拘束,拘谨的礼貌用语无疑拉开了亲戚朋友的距离,没有谈天说地,没有洗杯更酌,没有热闹非凡,反之,他们严肃的面容让我喘不过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匆匆的年夜饭了了而终,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毫无印象。习惯性地打开电视,本想邀友人共享春晚盛典,可结果却让我讶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不约而同整齐地坐在客厅,茶水瓜果丝毫未动。他们的双眼紧盯着手机屏幕,瞳孔里反射出五彩斑斓。我不明白,为什么在他们看来,那虚拟的页面比一家人其乐融融更令他们在乎,或许,真的是我被时代落下,成为独自回忆往日温暖岁月的孤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不觉,零点已至,家人早已入睡。响彻云霄的鞭炮声此起彼伏,我站在窗边,看天边刹那间的流光溢彩,纵使美轮美奂,却短暂得若过眼云烟,片刻之后即是沉寂与感叹。就像我们早已明白,年兽是个古老的传说,驱赶一年的愁苦辛酸。我们只是擅长把所有希望抑或憧憬寄托在美好的事物里,麻痹自己,然后继续奔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岁月的年轮周而复始地旋转,我们在错愕时间易逝的同时,失去了太多弥足珍贵的东西。更为我不解的是,我们没有丝毫感伤,反而乐于接受一切改变,渐渐地,生活开始浮躁,我们所向往的追求的,都敌不过时间,都在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晚风倏忽,拂过耳畔,格外亲切,它携来一缕年味,对我说,瞧,365安全卫士比它更加温暖。   

                  评论 抢沙发

                  西卡塔 更专业 更方便

  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版权及免责声明
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25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0 2001